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解尽相思

cp:曦澄

“江宗主,我心悦你!”一声告白惊雷乍起,惊起秋日残荷颓梗中寒鸦无数。
随之而来便是飒飒风声间杂电流嗞啦噼剥之声裹千钧之力而去,某江氏门生不闪不躲,运起灵力硬扛,仍是被抽得内息翻涌,皮肉绽裂。
“吴眼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身为我江氏门生,妄言辱上,平日修习全喂了狗不成?!”江澄手提垂鞭,脸上厌恶惊忿全然不掩。
“心悦一人,据实而陈,如何有错?”吴眼力拭去唇边鲜血,望着江澄阴戾双目,惊惧之余仍抑制不住倾慕之心。“曾经撞见蓝宗主赠江宗主抹额,江宗主也没有这般反应,难道是嫌我品貌不佳……”
江澄一张俊脸阵青阵白,从牙缝间挤出恶狠狠的几个字:“滚,别让我再见到你!”
吴眼力捧心黯然离去,江宗主明显双标啊心好痛。
紫电早已收敛光芒绕回指间,江澄伫立原地,神色复杂。

清淡会上,主持的江宗主整个过程面如锅底,有遇其他家主相询,也只梗着脖子厉声答上几句,心细者便会发现,体态僵硬的江宗主看前看后,视线绝不会往西南向撇去一眼,因众人纷纷看出江澄心绪不佳,清淡会早早便罢。
待众人离去,座正西南的蓝曦臣自位上站起,担忧目光追随着江澄,唤道:“江宗主……”
嗯?没听到?只好又叫一次:“江宗主……”
怎么越走越快了?蓝曦臣忙出席追上,衣带当风翩然如仙。“江宗主!”
走在前面的江澄满面怒气,气蓝曦臣的态度,上次被没眼力的告白一句点醒,他对断袖厌恶至极,为何偏偏宽容蓝曦臣的喜爱?自从蓝曦臣赠抹额被自己拒绝后,便也不再逾矩,人前人后仍唤他江宗主,只做友人相待,竟看不出半点旖旎暧昧心思。等到发现自己亦心仪他他却是这般态度,难道已对自己失去兴趣?可这种话又怎好问得出口?是故清淡会上蓝曦臣只要唤一声“江宗主”江澄脸便黑上一分,心里早把人贴上薄幸标签,自己这般心思实在小家子气,又是脑他又是气自己,江澄走得更快,恨不得把蓝曦臣甩个十里八里地,眼不见心不动。
“阿澄?”蓝曦臣终于急了,江澄继续充耳不闻。蓝曦臣几步追上人,一把抓住江澄紫衣箭袖下的手,“你怎么了?”江澄的反应是头也不回,在蓝曦臣手里使劲扭着手腕往外抽。
“晚吟……”一声叹息,江澄的后背便贴上了一具壮实温暖的身躯,随着热气,柔软的唇触到了耳后,“晚吟,别走了。”
火焰随着耳后的那一点迅速扩散到全身,江澄整个身子都被这把火烧得发软,回身怒目而视:“干什么!”
蓝曦臣看着双颊生霞的江澄,微微瞠目,忽而道出:“晚吟,你……”
“有话快说!”
“你对我是有感觉的?”
“什什什什么感觉,你胡说什么!”
这样的反应,心思澄明的蓝曦臣怎会还不懂?既笑且叹,收紧了双臂,“晚吟,我终于等到了,等到……你也心悦我。”
江澄不挣扎了。在人怀中垂下眼,低声道:“你是在等,我还道是……”一句未完,便咬住了牙,不肯再说半字。
“嗯,我是在等啊,怕晚吟讨厌,只能忍着对你的喜爱,现在,你愿意收下了吗?”蓝曦臣稍稍松开怀抱,反手解下了抹额。
“哼。”江澄抬起眼来,目光灼灼质问道:“云梦姑苏路远,你我又各为家主,若是在一起,泽芜君怕还是得忍着抓心挠肝,十天半月才得一见,倒是我来问你,你愿意?”
蓝曦臣笑得越发疏朗:“晚吟也想我想到抓心挠肝了?”
“你!”立马被抓到重点,江澄一急,便把人手中抹额夺过。
蓝曦臣目中含情:“甘之如饴。”
“脸皮厚。”江澄忍不住也笑了,杏目弯起,细眉舒展,晚照映在他鲜明的眉目上,如被放大了光芒,夺目耀眼。
蓝曦臣看呆。“晚吟,我能亲亲你么?”
“起开!”
fin

评论(15)

热度(76)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