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别●秋

人的一生,究竟要经历几次离别。
少年家变,青年友散,直至中年,居然还会有彻骨的寒凉落在心底。江澄看着窗边的蓝曦臣微微偏头,长发由肩侧滑过去露出的颈项线条,再因抬头被发丝掩回去,因为专注而长久,居然在那一线乌黑里,发现了几缕银白。
原来他们都不年轻了。
蓝曦臣是来向他道别的,蓝氏宗主卸任的仪式只在内部进行,各家宗主只收到新宗主将要亲访的拜帖和蓝曦臣的一幅手书,泽芜君执掌蓝家的时代就算是过去了。
尽管震惊,在蓝曦臣亲临云梦前,江澄什么也没有做,他知道他必然会有交代,只是没想到这次他来,是来告别的。
手在紫袍中缓缓握紧,“那你,打算去哪里?”
蓝曦臣半转身子,略略抬头,似乎是皱了一下眉又松开,唇边微笑逸散得正好。“还不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河山大好,总有地方可以去。”
弟子雄健,新宗主也已继任,这么多年修真界也没再起什么大的风浪,自己是真的没有理由留他了。
再多的话,卡在齿间,封在唇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蓝曦臣沉默,看来他并没有想过归期,或者说,他压根没有想过再回来。
“那至少,老得要死……的时候!死也要死在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转过身,笑意竟然在夜色般浓黑的眸中闪动了一下,衣带翩然走过来。“阿澄,就这样,为我送行吧。”
说是为他送行,桂花酒和桂花糕都是蓝曦臣自己带来的,彩衣镇老店出品,一开封就是浓郁的秋意。江澄连喝五碗,蓝曦臣在对座吃桂花糕,还没有吃到半块。
“当年在你家修习,一日三餐全是素,彩衣镇的小食酒水,随便一家都是美味。”
蓝曦臣眉眼静谧地听着。
江澄却停下了,那时候太美好,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但太多的当时已经消散,再也回不来,追忆也只有痛苦。
特别是跟这个人的,说了也只是拖住他的脚步。他半生辛劳也只为求这一个自由,又何必牵绊。
虽然心痛得要裂开,好像第一次这样撕心裂肺。
明明不是第一次。

因为太痛,或者桂花酒太烈,接下来的事情,他居然似乎什么也记不起来。好像那个人过来摸过他因酒意而滚烫的脸,叹了口气,为他加了外衫,说了声“再会。”
明明再也没有再会过。
多少离愁,不过离人心上秋。
自别后,忆相逢。
独立,多少个秋。

曦臣,秋分快乐。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