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自己第二篇澄曦《不眠》的续,意识流。当初也有一两个小天使说想看下面的,现在整出这么一点点,可以说是活久见?嗯……
设定提示:总裁失眠澄×心理治疗师/催眠师涣
————
阳光刺痛眼皮上纤细的毛细血管,蓝曦臣在七点十六分醒来,江澄已经离开。

放好掉落在胸前的书,拉好窗帘,音箱里飘出班得瑞的《Breath of the wind》,关掉音响,露出一个酸涩的笑。江澄就是这样,不会多做些什么改变彼此的生活,但却能体会到他对自己异于旁人的体贴和耐心。比如在他睡着后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关小了音乐。别的什么也没做,能想象出他在斜倚在沙发上仍旧西装革履的模样,用骨节分明又修长漂亮的手指翻动书页,眉间微折,散发着无可抗拒的魅力。

成为他的心理治疗师已经三个月,他的睡眠依然不好,但每天五个小时至少可以保证。约好一周做一次舒缓训练,约着约着就从诊疗室约到了家里,总裁大人经常不守约,再次出现时一脸疲惫的样子让人生不起气来,毕竟他家里公司,除了他自己,也没人可以依靠。

怜惜的情绪,还有好奇,直到有一天,迎着他看过来的目光,热了脸,没法直视。才发现,糟糕。

可是除了初见时那个吻,江澄再无逾矩之举,治疗效果不大见效的夜里,他们就每人占据着一个沙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或者听着助眠音乐沉默。

说不出来原因,蓝曦臣的性格可以说是暖阳普照,和谁都处得来。江澄这样锋芒毕现的,单独相处还能感觉流水般自然舒适的,就很少见了。毕竟连蓝曦臣自己都知道,其实他更喜欢独处,但是,如果对方是江澄,能感觉到比独处时的静谧更微妙的喜悦。

他开始在意他过去里的那个人,让他至今难以释怀的人。那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想拔出来,却又害怕连根拔起的,还有江澄心上的血肉。

蓝曦臣叹了口气。

躺上床,继续补眠。昨晚他和江澄谈心到五点,什么时候睡着也不知道,只记得江澄低而磁的声音在说,“我也困了,你先睡。”用深邃惑人的那对眼看过来,他就没法和他对视了,只能把自己埋进书页里,很快睡着。
蓝曦臣闭上眼,仿佛沉进深海。他的床挑得好,舒适度也很不错,而且身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师兼睡眠障碍治疗师,他知道怎么让自己快速入睡。

大概是做了一个梦。

梦中,那个男人打开门走进来,脱下西装外套,单手松开领扣,俯下身来,薄而锋锐的唇触碰到自己的额头,却是意料之外的绵软。那双修长的手左右按住了自己的,由指缝中缓慢地勾进去,掌心相贴,十指相扣。感觉得到他手心里微微的热汗。男人的吻跳过脸,跳过唇,直接吮上脖颈,轻轻地舔过喉结。力度很轻,像幼猫的舐,舌尖的动作却色气灼人。

一起陷进柔软的大床,温柔而缠绵。

却忽然停止。

隐约听到男人叹了口气,拉起薄被盖住自己,凝视一阵,起身走了开去。

想挽留,可是清明神智像被巨石栓紧,一直拖着沉到海里去。

睡着。
深眠。

——做梦都梦到你,我果然已经,无可救药了。

评论(2)

热度(2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