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性转】醉

狗血老梗注意!江澄性转注意!全程言情口吻注意!觉得天雷的可以不用往下了!反正只是作者睡不着的产物而已咳………
—————
对于修仙界的人来说,云梦江晚吟是一个传奇,不是因为她略显刻薄的美貌,不是因为她高超的术法,亦不是因为她的火爆脾性,在正式成为家主前她只是一个存在于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至她重建莲花坞后,才真正成为一个传奇。
多少年后,蓝曦臣拥着怀里纤长的身躯,总还是会叹息,那时的江澄,简直不像一个女子,甚至于男子,都很难做到她这样。
虽然她从未让人觉得,她是个软弱的女儿身。平日的男式家主服,束腰广袖,将江澄身躯勾勒得纤长劲瘦,完全不显女儿家应有的曲线,直至此时二人紧密相贴,蓝曦臣才感觉到被揽在自己双臂肩的躯体,是怎样的柔软。
他仿佛醉了,然而他知道自己并没有。
因为他醉起来完全不是这样,就因为他和江澄两人都知道,才变成一人酗酒一人无奈喝茶的局面。
醉的是江澄,当那个紫衣人醉眼迷蒙地摸索上他的胸膛,柔软的双唇触上他的,他就知道完了。
推不开。江澄喝的是烈酒,据她说,一线喉,烧到心。现在这团火随着紧贴的唇跳到了他嘴里,在他的身体里烧起大火。
他不觉回吻,直到江澄把他的下唇咬出血来。
“魏无羡,你凭什么走了又回来,你凭什么不告诉我,你凭什么从头到尾都不告诉我,把我当傻子?!”紫衣丽人红着眼,扯着他的衣领,肿胀的唇上有蓝曦臣的血,红艳刺眼。
像一盆凉水当头浇下,蓝曦臣总算懂了江澄十三年,甚至更久远以来的梦魇。
她对她的师兄有情,然而他与她背道而驰。她亲眼见他入魔,在她眼前被万魔噬身。她找他十三年,他夺舍回魂,见面还是在躲她。所以她手执长鞭闯入云深,但忘机已把人带走。“我要把他藏起来。”
他懂弟弟的这句话,所以他将失魂崩溃的江澄紧揽在怀中,任她咬他的肩头,将他的背隔着衣衫抓出道道血痕,绝不放手。
直到江澄在他怀中昏睡过去。他为她整理衣衫,遮住落目春光,她的手臂上有酒壶碎瓷划破的一道伤口,还在往外冒着血。他想也不想低头舐去,舌苔砥过肌肤和血肉,抹额尾端垂下,顺手抓下,包扎到一半,停了片刻又小心解开,撕下内衫布条重新包扎。不忍伤害她,连心意也不能露,不能说,不能表达。

彼时,她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女,眉淡口小,一对杏眼黑白分明,其中坚毅已见家主风貌。她的礼节挑不出半点毛病,她用清朗的声线介绍自己,“云梦江晚吟。”

一心情结,就此结下。

结!——………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