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神仙眷侣(下)
接《神仙眷侣(上)》,想了想大概是有敏感词,那就以图片形式发吧。此篇阅读顺序为先图片后文字。
——————
安宁的日子没过多久,含光君蓝湛带回一个少年,一见面江澄便暴跳如雷,指其人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吓得少年躲在驴后瑟瑟发抖(小苹果不会告诉你它看到主人做了鬼脸吐舌头,因为它不会说话呀)。被蓝曦臣拦下,江澄看着蓝曦臣笑脸晏晏,如往常一般发不出火,瞪少年一眼抛下“你给我等着!”,转身就走。
身后是无奈笑着的泽芜君和面无表情的含光君。

之后江澄为此事与蓝家家主碰面更加频繁不提,次次都找不着那被含光君带出门,叫莫玄羽的少年也不提,后来发生的事震惊了整个武林。

温氏仍有后人,他就是蓝家宗主嫡传弟子蓝思追。
莫玄羽就是当年侥幸未死,容颜全毁,遇见世外怪医整容劝回的魏无羡。
当年夷陵老祖的恶行,竟是与蓝曦臣并称“三尊”的金光瑶设计嫁祸的,此人还害死了自己结义大哥聂明玦。
观音庙内,江澄看着蓝曦臣的朔月没入金光瑶胸膛,蓝曦臣脸上的不敢置信,剑柄上非剑主人的另一只手,好像看见十三年前的自己。心痛如绞。
观音庙后,蓝曦臣闭关,这一闭,就是三年。

白云峰上,长风烈烈,翻卷起紫色衣袍。江澄长身孤立在顶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润的,“阿澄。”
江澄背心一震,没有回过头去。
然后他感觉一双温暖的手臂揽住了自己。
“阿澄,我很高兴,你来了。”
江澄挣开蓝曦臣的怀抱,面色冰冷,“我不是来了。”
“我等了你很久。”
“泽芜君舍得出关了?”
“再不出关,我哪里会知道,阿澄愿意回应我的心意。”
“蓝曦臣!”江澄回头,目光如火,话语锋利:“堂堂蓝氏家主,经历这一点点事情,就龟缩在壳里,不敢面对了?你让蓝家上下,对你翘首期盼的弟子门人怎么办?你让等你庇护的蓝思追怎么办?你让你叔父怎么办?你要是永远也想不开,让我,让我怎么办?!”
蓝曦臣心下一痛,伸手去擦江澄脸上的湿痕,“对不起,阿澄。”
因为性格柔软,心怀慈悲,他怎么也接受不了金光瑶一事,才空耗了这么久,其实这三年,他想到江澄一次心就痛一次,同样的经历,江澄遭遇的比之更甚,当年他是怎么挺过来的,他比自己,坚强太多太多,也承受了太多太多。
“阿澄,这是我第二次见你哭。”
“以后有我,我不会再让你哭。”
他知道怎么让他的伴侣消气,示弱,甚至把自己更高的身材交到了江澄怀里,反正他在有些方面而言,他的确更强嘛。
“而且,我已不再是蓝家家主。”
“现任的家主,是思追。”
江澄抱着他的手紧了紧,然后低声回应。“再过不久,我培养的那名弟子,能独当一面后,我就会让出宗主之位。”
那个弟子,蓝曦臣当然知道,自三年前他们一同在白云峰经历生死后,江澄回转莲花坞便中用起来的外姓子弟,虽然不是江氏族亲,能力却能与江澄和当年的江枫眠齐平。
原来,那时候听到他的告白气煞怒斥的阿澄,已经在考虑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了。
蓝曦臣轻笑。
神仙眷侣。神仙眷侣。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