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cp:曦澄曦,忘羡。
背景:《陆小凤传奇》紫禁之巅paro,微恶搞。

他们知道彼此终将一战。
虽然他们从未深交,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因为他是蓝曦臣,因为他是江晚吟。
江湖里闻名的侠客,当世用剑高手。
一个清煦和雅,一个阴厉狠绝。
但当这二人相遇,便是你死我活的决战。魏无羡揉着额角,觉得那里皮都要被搓破了,也想不出阻止这一战的办法。蓝忘机递给他一杯茶,沉静的瞳中有隐忍的爱意,出口的话却依然带着微冷,却也是难得的安慰:“从未看过兄长如此坚持,我无法再劝。”
魏无羡把茶接过来,望着茶馆里的横梁,叹着气:“对啊怎么办,江澄那边更不要说,牛起来比我当年还要执拗。”“对了!不如这样!”魏无羡眼里亮了一亮,手里的茶杯也跟着动作大幅度的晃浪,半杯温茶都泼到了身上。
蓝忘机看着他双腿之间的湿渍眼神暗了暗:“湿了。”
“嘿,这个不重要,蓝湛,你快回去再劝劝泽芜君,我去一趟莲花坞。”
蓝湛微一点头,不再言语,起身便走了。
这行动力,魏无羡一咋舌,丢下茶钱便也远去。

莲花坞。家主居室。
江澄正在打坐,闭起的眼皮蓦地一颤,薄唇微启:“滚。”
“哎呀江澄别这么无情嘛,我这次来,是有蓝曦臣的大消息要告诉你。”
江澄睁开眼,眼里尽是不耐。一副“快说说了快走”的表情。
“晚吟呐,你们的决战估计得改期,蓝曦臣有孩子了。”
回应这话的是迎面而来的一通口水雨。
江澄瞪他:“你胡说些什么?!”
“哎,你也知道这些武林世家最重传承,家主有喜自然百万个小心护着,哪里还能参加什么比武。”
“………如果我没记错,蓝曦臣是男的,生不出孩子。”
“嗯?对啊,是他的配偶有了孩子。”
“魏无羡!谁都知道泽芜君蓝曦臣是单身!”
“所以,才不可透露。”魏无羡靠近江澄,脸上难得显出严肃的神情,“听蓝湛说,若是公开,便是一桩丑闻。如果是你这方改约,便白得蓝家一个人情,岂不是好?”
江澄望着魏无羡,半晌没有出声,眼中尽是隐忍。
“怎么样,改约吧?取消吧?”
“三天前,蓝曦臣找过我。”
“哦,蓝曦臣找你……什么?蓝曦臣来找你?!”
“对,他希望我将决战改期。”
“这就对嘛,你说你们争什么争,偏要争个你死我活,太不和谐了。”
“他希望我将决战提前,就定在除夕。”
“什么?!”
“他说,云深不知处这段时日最是清闲,他也将事务交付,心无所牵,已准备好决战。”
“……”
“所以你别再胡言乱语,妄图阻止。”
“……”
“没什么事了罢,门在那里,不送。”
魏无羡第十八次劝说,惨败。

除夕,披霜挂雪的屋脊几乎足不沾地,此时稳稳站着一紫一白两个人。
蓝色抹额对风飞扬,蓝曦臣皓白玉面神情和静,微一颔首,“江宗主。”
江澄回以一礼,“蓝宗主。”
二人同时拔剑,剑身映着雪光滑开耀目的光泽。
“好剑。”
“自是好剑。”
江澄握着长剑剑柄,手掌微翻,拇指扣紧。冷厉剑光在蓝曦臣眉眼间滑过。“三毒,海底寒英所制,长二尺八,重三斤二两。”
另一把绝世名剑握在蓝曦臣手中,与主人相似,剑光仿佛也是温柔和缓的,被主人沉稳的声音缓缓介绍着:“朔月,传由天上落石冶炼而成,长二尺七,重四斤三两。”
“朔月,”江澄自喉间溢出一声笑,“倒是应了今天的景。出剑吧。”
蓝曦臣和润的眉目忽地一凛,下一刻裹缠碎雪的身影已向江澄逸去。
速度快,非常地快!屋下的魏无羡紧张地抓住了旁边蓝湛的手,双目不错地看着二人的动作,自然也没发觉蓝湛悄悄地握紧了他发汗的手掌。
江澄被剑气和劲风逼得后撤一步,目中光芒大盛,一剑送出,竟是不避刺来的朔月,剑锋钻破笼罩过来的剑气,当胸对着蓝曦臣就是一击!
绝世的高手,已不需多余的招式和花巧,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是匹敌的,无人可仰望。
因此一旦对决,拼的就只是速度和准确!比谁先刺中谁,是否一击致命。
二人身形顿止,魏无羡将蓝湛的手掐出了指痕。
江澄目中满是不可置信,蓝曦臣眼里映着他,化开春水般的温柔。
猛然,蓝白的身形轰然下坠,直直就往地面坠下。江澄幡然梦转,纵身一跃,赶在那人砸到地上之前接住了他。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刺下去?!”江澄怒吼,眼中爆开血丝。
“晚吟……”蓝曦臣伸出手来,仿佛想去按揉江澄紧纠的眉间,突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软了下去。
那猩红的血尽数喷在江澄的胸口,将淡紫的衣袍染成暗色,江澄抱着蓝曦臣的身子,仿佛已失去了魂魄。
赶过来的魏无羡听闻此言也是瞠目结舌,“意思是,泽芜君放水了?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蓝湛握紧了双手,双眉拢了一层化不开的寒霜。
江澄站起,看也不看他二人,抱着怀中的蓝曦臣便往山下走,雪地除了一排深深的脚印,还有一线刺目的红。
“江澄,江澄?你去哪里??你该把泽芜君还给蓝家!”魏无羡急得跳脚,江澄是怎么回事?把人家宗主杀了不算,还携尸逃逸???
却是蓝湛抓住了他,“兄长无事。”
“无事?!”
“江澄他,”说到这个名字,蓝湛话中莫名有些不甘和不满,“刺出的那剑,没有直达兄长心口,而是送到了他两肋之间。”
“啊?你看到了?”魏无羡冷静下来,揉着眉心,“这个身体果然不行,内力全失便罢,眼力也不行了。”“慢着,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江澄向来剑下,从无活口。”
“江宗主他,对此事完全不知。兄长阵前已服下护心丹,叔父他们已在山脚下接应,按江宗主脚程,施救止血时间有余。”
“你的意思是,这次决斗是泽芜君计划好的?他怎么能肯定江澄不会下杀手?”
“所以兄长他,在赌。”蓝湛看着魏无羡,剔透的瞳孔情绪深深。
“天啊,”魏无羡拍着额,“真服了你们蓝家,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这半年来担心得吃不好睡不着的,腰都细了,你摸摸!”
“不是家人。”
“啊?”
“不便相告。”
“什么,蓝湛,这是特殊情况啊,你哥来这么一出,明显是把我们武林第一直男给掰弯了,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怎么不算家人?”
“不算。”
“嘿,真是古板,那我就偏当你的家人。”

“好。”

——结——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