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曦澄】泽兰

看中药图册时冒出来关于草本的脑洞。

都说世间万物皆有灵性,灵性萌生意识,意识化为精怪,出实体。
蓝曦臣便是其中的一位。长发飘然,白衣蓝衽,斜佩玉箫,出尘儒雅。往山林间随意一坐,比那上仙还要美上几分。
至少江澄是这么想的。白白胖胖的小肉腮一鼓一鼓,仰望眼前的男人,乌溜溜的小眼一瞬不瞬,似是看呆了。
蓝曦臣被这样崇拜喜爱的目光瞧得舒爽,忍不住把小娃娃抱起来,揽住软乎乎的身子,笑得越发飘逸如仙。
“啊……啊”小娃娃开口,伸出藕节般的小臂,似是要去够他的脸。
蓝曦臣心下更软,握住他小手贴在自己温润的脸上。
“啊……唔……”小团子在怀里挣动,软软的手指擦过他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眼睫,口里咿唔不住,似是急着要对他说什么。
唔,是个刚化形的小精怪啊,灵气尚弱还不能说话呢,蓝曦臣想了想,手掌抚住娃娃背心,低头与他额首相贴,张口,一段灵气化作轻雾飘进粉嫩小口。
“你……头上,茉莉的!”小娃娃吸入渡来的灵气,手臂忽长几分,一伸手便抓住了蓝曦臣的抹额。
嗯?蓝曦臣未及反应,行走皆佩的抹额便被小娃娃给扯了下来。小娃娃把那段云纹长缎攥在手里,立时笑得眉眼尽弯,粉嘟嘟的小唇旁旋下两点漩涡儿。
“啊呀,阿澄,你怎么跑到了这里——”蓝曦臣还未开口,一名紫衣少女和一个仆从模样的人便从远处跑来,少女手中握着一条蓝白相间的绸带,乍一看竟与蓝曦臣的家藏抹额有几分相似,少女望望自家笑得开心的弟弟和露出白润额头的蓝曦臣,心下已了然,面上立时多了几分赧然之色,对着蓝曦臣行了个礼:“泽兰公子,小女乃江氏长女,这是舍弟,方才化形不久,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莫要介怀。”敛睫眼毕便上前轻轻把手中绸带放在娃娃怀中,伸开双臂将弟弟接了多来,软声哄着:“阿澄,茉莉的带子找着啦,快把抹额还给蓝公子。”
被唤作阿澄的小团子看看小肚子上的绸带,又瞧了瞧手中的抹额,微噘起嘴,将抹额晃悠悠递了出去:“还……还你!”
江厌离正为弟弟忽然会说话了而吃惊,便听到男人醇厚动听的声音响起:“江小姐,无妨。你……叫阿澄么?”最后一句却是对着小娃娃问的。
“嗯!澄,澄,江澄。”小娃娃江澄点头,腰间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阿澄,江澄。”蓝曦臣眉眼舒展,举手将抹额重新系好,向三人告离:“江小姐,江公子,曦臣还有事在身,便先行一步。”说完忍了忍没忍住抬手抚了抚江澄的额头。“阿澄,再见。”
江厌离微瞠双目看着蓝曦臣飘然离去的飘逸身影,怀中的弟弟还在将绸带打着结玩儿,用着娇嫩声音咿唔说话:“嘻……嘻沉,吸尘”,柔声纠正道:“是曦臣,蓝曦臣,泽兰公子。”“小姐,那不是传说中的妇女之友吗……”旁边的家仆努力给自己找存在感。
“呀,不要胡说。阿澄,我们快回家去,不然阿娘要不高兴啦。”

————完,至于为什么叫泽兰君是妇女之友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它的药性,嘻——————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