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澄曦】夫君

吃曦澄曦的我居然现在才写澄曦……我对不起澄澄,终于可以让他攻啦!梗和基友玩过,小段子,ooc。

蓝涣坐在廊下翻看书卷,初秋夜晚的凉风裹挟荷叶的残香擦动竹帘,带起他素色衣袍袍角,吹起肩后长发丝缕轻扬。有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接近,有力结实的双臂由后抱住了他的腰,后背靠上了暖热的胸膛,低沉的嗓音带着明显不悦。“这么冷也不关窗,不关便罢,还穿得这么单薄,难道担心自己得不上病?”
顺势挨上那人胸前,温和语声带了轻轻浅浅的笑。“不过未着外衫,在你居所里……可是失仪于江宗主了?”
江澄从鼻中哼出一声,揽着人的左手又紧了些,右手去翻他手上执着的书卷,待看清内容,修长的手指就这么顿在书页边,“你在看什么?”只见在二人交覆的手指缝间露出的图样,俨然是婚嫁用的喜服,鸾凤和鸣,栩栩如生。
蓝宗主一脸云淡风轻理所当然,反过手去握住了江澄的掌,温柔笑道:“前几日我替晚吟梳头时,晚吟不是唱过送嫁十梳歌?我,想娶晚吟。”
江澄正沉浸在对方柔顺的亲昵中,突闻此语,声音快过头脑脱口而出:“不可能,下辈子吧!”
蓝涣的手微微一震,心知他定是不愿“嫁”给自己,但如此直白的拒绝,还是忍不住让一向温润和善的眉目蒙上一层阴霾,眼睫也垂了下去,口中轻喃:“下辈子就可以了?”扬起眼来看皱着双眉的男人,抿着的唇角竟还是上扬的弧度,话说得又轻又慢,“好,那就下辈子。”
江澄还在后悔怎么就在二人情浓之时鬼迷心窍唱了在阿姐出嫁时听来的十梳歌,害得人起了奇怪的心思,便见伴侣眼中深浓的笃定,心下一沉,怎么他难道还会因为这个想着早些轮回不成?又见蓝涣似乎往放在一旁的朔月看了眼,心仿佛被一只手攥住狠狠一拧,握住蓝涣肩头转过他身子,一个吻就覆了上去。待这个漫长激烈的吻结束,蓝涣轻轻喘息,哑着声唤:“晚吟…?”
江澄双唇擦过他脸上细细的汗毛滑到耳边,几乎是咬着耳朵边一字一句道:“没错,要我嫁等下辈子,这辈子,我娶你。”所以别给我东想西想!
蓝涣这回是真的笑出了声,心细如他,怎会不知道自己的爱侣此刻在嘀咕些什么?环住腰把自己交到江澄怀里,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分明还有对方的味道。“好,夫君。”
这下,江澄是真的整个人都僵(硬)了。

fin

评论(7)

热度(6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文字
    嗯,这辈子你嫁给我,下辈子再来娶我(*/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