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曦澄七夕贺文】我爱你(歌词梗)

看到主页专题后大开的脑洞,我果然总是会把段子写成奇怪的东西……当作七夕贺文送给和我一样喜欢曦澄的各位,算是上次那篇《借我一睡》后续,私设动物体时的角色们可以言语交流,主人听不懂,反正全篇除了名字是墨香大大的以外充斥私设所以这点没差啦。
谢之前在《借我》下留言说好萌给云儿莫大鼓励和肯定的两只小天使,不知这篇可还对你们胃口?不啰嗦,上段子!
cp:蓝涣×江澄   涣涣兔×澄澄犬

——————————————

“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爱与诚》”

蓝曦臣那句话说出来,仿佛在莲花坞的水榭里过了一阵风,搅乱炎夏的热流,走过后却更窒闷。江澄维持倾身拿白瓷茶盏的动作,因主人下意识的用力,曲起的指节泛起清冽的白,一声笑破开沉默,茶盏被端起,江澄轻飘飘道:“没想到泽芜君还会开玩笑。”
“晚吟,我是认真的。”双手抚落膝头,脊背挺直,博冠缓带,如往日一般端方雅正的泽芜君目光坚毅而滚烫,蕴了多少深沉的情意。
江澄把茶盏重重搁下,茶盖跳动磕碰边缘发出尖锐声响,终于抬起的眼里有火焰在燃烧,嘴里的话也犹如迸溅的碎瓷字字甩落,毫不留情。“蓝曦臣,你可以疯,我却不能,我江家早就只剩我江澄一个,你是不是以为对我好,我就要痛哭流涕,以身相许?以为莲花坞都是魏婴这等逆乱纲常之人?”江澄觉得这一字一句说出来,自己的心就快要被热焰烫伤爆开,这股心火却早把杏目边角烧得通红,“我就算做只猫做只狗也不会和你行这逆天之事,蓝曦臣你就死心吧。”
话音刚落,天旋地转,时空裂变,江澄原本所坐之处出现了一只毛色黝黑的少年狼犬。
江宗主:……

“我们的爱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当冬夜渐暖》”

看着对面狼犬几乎羞愤欲死死前也要挠破次元壁把始作俑者拉出来抽成五花肉的表情,涣涣兔咳了一声,圆圆的鼻头抖了抖,一个笑在泻出半丝时堪堪转向化了温和的安抚,“晚吟莫急,也许只是一时之事,一会便正常了。”
澄澄犬大写的冷漠。
“啊,”涣涣兔发现了什么,抖抖长耳朵,别扭无比地用后腿去蹭左耳的根部,想要把缠在耳朵上事物弄下来,然而他对这个身体实在太不熟悉,只够到那东西的角角,用尽全力只扯下一半,反而整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向后仰翻过去,露出白花花毛茸茸的肚皮。
“啧。”澄澄犬看不过眼,用突出的口鼻把他身子拱成侧躺,咬住掉到他肚皮上的飘带尾端往下扯,免得他瞎弄一通把自己缠死。
“我们的爱不是你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彼此的难堪~~”一阵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诡异歌声让拉扯着涣涣兔飘带的江宗……澄澄犬的脸色更黑了,虽然以他现在的毛色也看不出什么来。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当冬夜渐暖》”

飘带被扯落,涣涣兔踢蹬着四肢把自己翻过来,踩着飘带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晚吟,你看,这带子上的云纹和我蓝家抹额上的云纹是一样的。”“那又如何。”还沉浸在“这都什么破事”情绪里的澄澄犬的脸色和屎一样臭。
半敛眼睫,较之人形更显得水光潋滟的剔透晶眸在抬眼后望着澄澄犬,依然柔和地好似要勾他沉溺进去:“所以我还是要将它送你。”
“哼。”澄澄犬立刻转身,迈着四条大长腿走了出去,远远落下一句话来。“我现在要它何用……就当我转手再送你。”
这里是一家堪比动物园的私人宅子,被那个成天一言不合就唱歌的脱线主人养在这里的湛湛兔、羡羡貂、情情狐、愿愿兔等动物们表示最近眼睛很辣,他们那个以前除了睡觉就是睡觉的涣涣兔哥哥现在总是跟在澄澄犬后边跑,“晚吟在吃排骨啊,那我把萝卜搬过来和你一起吃。”“湛湛,不要和晚吟……啊就是澄澄打架,他不是故意把羡羡尾巴上的毛咬下来的啊。”“愿愿好。嗯?问我要叫澄澄什么?既然愿愿叫我哥哥大概可以叫嫂子……”“蓝曦臣!”动物们集体闭眼:妈的别说性别了原来物种不同都可以谈恋爱噢。
好景不长,回光返照一般精神的涣涣兔某天忽然一点一点衰竭下去,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就算是被主人抱起来喂服药水也要睁不开眼睛了。此时他奋力睁开眼,抬起左前腿去够正对着他吠叫的澄澄犬,似是想去安抚他的狂躁,“阿澄,对不起,大概……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汪!我不许,你快好起来!我告诉你,我……”一滴泪水从狼犬眼里滚落。“蓝曦臣!……”

“我爱你。——all《我爱你》”

一阵悠长的晚风吻尽荷花叶,带着浓郁清新的荷香穿过水榭,流连打转,尽去暑意,才悠悠从另一头飘了出去。江澄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脸靠在蓝曦臣宽阔的手掌里,自己的手贴着他的手背不算,淡色的舌头微微探出,竟是想要往他的手心舐去。雷劈一般惊跳起来,江澄的身体带翻蒲团往后倒下去,腰后立即被一只有力温暖的手掌撑住,蓝涣俯看的眉眼尽是层层叠叠涣然漾开的笑。“阿澄刚才要对我说什么?”并不意外被挥开去,一句根本不在意料之中的话却惊雷般落入耳里。“…我爱你。”低低沉沉飘飘忽忽却又清晰可闻。“…所以不许死。”在蓝曦臣惊讶看过去的同时,江澄低下了红如曦染的脸。

“你会后悔的,蓝涣,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
“你以为我会让你有那么一天?!”
“那就尽听江宗主发落。”

fin
祝大家七夕快乐。和云儿一样没伴的就送涣涣兔和澄澄犬~

评论(8)

热度(22)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文字
    别说性别了,就是跨物种也能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