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看到别的文手的动物拟人很有趣,自己也忍不住写了写,写完我真心无语了,这是简单的段子吗!只能删了又删,原定的忘羡戏份裁掉。没文采脱离人物性格超级ooc,请慎重阅读。
cp:嗜睡涣涣兔×自我保护意识超强澄澄犬

《借我一睡》
涣涣是只家兔,很懒的家兔。他什么都看得开,什么都不计较,反正什么事都大不过晒太阳和睡觉嘛。
涣涣和弟弟湛湛是主人养的兔子里长得最好看的,全身雪白一点杂毛也没有,那个颜控的主人最喜欢他们啦,特意分别在他们的左右耳朵上缠了漂亮的云纹绸带,风吹起时,绸带扫在雪白的软毛里拂动,特别好看。
一天下着雨,涣涣窝在屋子里的角落睡觉,忽然被一阵嘈杂扰醒了。他迷迷糊糊看过去,一下眼睛瞪得溜圆,弟弟在和别人打架!湛湛眯着眼,凝视前方,右耳上的飘带仿佛感受到凝滞的气氛垂拉到颈毛前一动不动。前足抓地,后腿稍稍踮起,已是随时扑跃过去的攻击姿态;对面一只黑色狼犬形容狼狈,喉咙里呜呜低咆,呲起的牙尖利明亮,身上绽开几道深可见肉的裂口。这下涣涣是真清醒了,不应当,弟弟作为一只兔子虽然展现过异乎寻常的攻击力,也不能无缘无故把人家咬成这样啊,就我们兔子的牙口,也不可能。在涣涣还在飞速思考时,狼犬向前一跃——不好!涣涣飞快向湛湛撞去——好痛,痛死了……兔子发不出声音,但是耳朵根传来的剧烈疼痛激得涣涣滚下了两滴豆大的眼泪。“啊!怎么啦怎么啦,我刚才不过去给澄澄放个洗澡水,你们怎么打起来了,澄澄!你怎么把涣涣的带子咬掉了!啊,还把人家的耳朵咬出血了!湛湛站住!不许攻击澄澄!人家在外头被几只流浪狗咬伤已经很可怜了,你们要好好相处……”主人接下来的絮絮叨叨涣涣已经听不到了,啊好痛啊,不如继续睡觉吧,这样就不会痛了吧,倒。
后来涣涣知道了,那只小狼犬被主人起了个名叫澄澄,它总是傲然地孤立于其他动物之外,常常对着篱笆外的世界出神,这个时候,涣涣觉得他的眼神又孤独又寂寞,好像曾经受过很大的伤。不过管它呢,睡觉最大。
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大雨天,动物们都窝在宅子里,只有狼犬澄澄站在雨里,对着天空连声吠叫,好像要对抗这糟糕的老天。涣涣难得清醒着,默默看着雨里愤怒得萧索的身影,在小狼犬终于走进来卧下,把脑袋枕在自己毛里的时候,咬过一条大毛巾拖到澄澄身边,把毛巾一角拱到他身上。
澄澄一直警惕地看着他的动作,忽然“汪!”地吠了一声,涣涣条件反射地抖了抖耳朵,早就痊愈的伤口似乎又疼了起来,云纹飘带也被带着飘了飘,被风吹到澄澄湿漉漉的鼻端,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随着口水被喷出来,溅了涣涣一脸。他默默地抬起前肢在脸上抹了抹,在地上的毛巾上蹭了蹭,又把毛巾往澄澄身边拱了拱,默默睡觉去了。
第二天云消雨散,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涣涣照例缩成一个雪球打瞌睡,忽然感觉左耳上的飘带被扯了扯,他睁开眼睛,先看到了一对桀骜的亮眸,微微抬起的下巴,顺着对方的视线往下一看,排骨?莫名其妙看向澄澄,对方眯了眯眼,一只爪在地上踏了踏,汪汪叫了两声,哦,明白了,他在还毛巾的情。可是我不吃骨头啊——在澄澄甩着尾巴转身要走的时候,涣涣跃起撞在澄澄的肚子上,头一歪埋在他毛里迅速闭眼,果然很软啊,他早就看上这一身毛了,用来当枕头,肯定很舒服,既然要还,就让我靠着睡一觉吧。
拥有秒睡技能的涣涣当然不可能知道,在他靠过来的时候澄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久久都不敢换姿势,很久很久以后,才伸出舌头,在他头上,舔了舔。

end.

评论(18)

热度(27)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图片
    好可爱,小东西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