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结发》
本来想开不明显的破单车,写着写着觉得既然不明显还开毛啊,反正就是练练笔磨磨我现在超级不灵光的脑子,词不达意满篇语病前言不搭后语ooc注意。
——————
灯影摇红,影影绰绰在屋内布层层迷离光影。
鸦黑的发尾扫到蓝涣脸上,随着身上人的动作带起阵阵痒意,不忍拨开,一对深色的眸子燃着暗热的光,紧紧凝着身上的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扶上对方劲瘦韧拔的腰肢,擦过仍系得牢牢的衣带,开口的声音格外喑哑低沉,游丝不定:“晚吟——”
散着浓黑长发的江澄自上而下俯视蓝涣,一对杏目里水色晃漾,脸上满是酒气醺染的酡色,锋锐的薄唇轻轻一挑,手掌支在蓝涣头侧,压住了带淡蓝云纹的抹额尾端:“蓝……曦……臣”
蓝涣用力咬一口自己的舌尖,随之绽开的尖锐的痛感拉回几乎灰飞烟散的理智,勉力出声提醒已经醉得不复寻常的人:“江宗主,你醉了。”扶在后腰的手不自觉绕着脊骨凹陷抚了抚,才不舍地放开,紧握成拳平放身侧,等压着自己的人离开。
闻言,江澄眉锋扬起,目中精光乍亮,俊美的脸庞已带上了怒气,“蓝曦臣,你在拒绝我?”双手捧住身下人面颊,俯身便吻了上去。
这个吻实在称不上温柔,带着浓烈酒气的嘴唇带着毫不掩饰的激烈情绪碾磨挤压蓝涣的双唇,舌尖毫无章法地扫划过唇面,执着地在蓝涣干燥的嘴唇上覆盖一层一层的湿意。
一声轻轻的叹息自相交的嘴唇逸出,蓝涣挺起上身,按住江澄后背带进怀里,迎上他的吻,舔过对方笨拙的舌面,将战场推回江澄口中,细细关照过他的齿龈,上颚,口腔潮热的内壁,将深情涓滴渡过去,分享他嘴中酒气蕴化的甘醇。
“唔……”江澄被吻得双目迷离,脸色越见嫣红,只能从鼻中漏出几声含糊滑腻的音节。
一吻结束,蓝涣抵着江澄的额,任他粗重的气息呼在自己面上,带着情热的双眼看进对方眼底,低低道。“晚吟,我好开心,我心……”
“心悦你。”调整好呼吸的江澄缓缓张开双眼,往后扬了扬头,发亮的眼中倒映一个温润俊逸的人影。“蓝涣,心悦你。”语声明晰,不似醉语。
恍若一道春雷打进心口,心中绿色的藤蔓瞬间生长,花蕾一朵接一朵爆开,拥挤得几乎要破胸而出,蓝涣微微张大了眼,忽而长睫颤动,轻轻笑出了声。在江澄即将恼羞成怒之前,温然回应:“我也是,晚吟,我也是。”下一刻江澄已被温柔而坚定地放在了床榻上,蓝涣执起散在他胸前的一束长发,认真专注地将解下的抹额系在发尾,抓了他的手,五指插进指缝紧紧握住,清悦温润的语声随着唇在耳际的一触一离呼进江澄耳朵眼。“结发同心,执子之手,晚吟,我会一直陪你。”
江澄早就浸在暖汤里的心脏狠狠一颤,便感觉柔软的吻从耳际经过下颌滑下脖颈,在喉结处轻轻一咬,惹出一声呻吟后随着手上的开拓袭上结实的胸膛,在那道陈疤上细细啄过,带起越来越来越热烈的火焰,把沉溺其中的二人燃尽。
窗外凉风滑过荷上清露,一道晶莹聚起滴落,被拥入荷塘宽阔幽静的怀抱,今夜的莲花坞,天气不错。
——————结——————

评论(10)

热度(2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