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完美情人(上)》
现pa,没什么剧情,时间线混乱注意。不会发纯文字所以随便整了张图,不会不小心侵权吧笑哭。
——————
江澄最近很烦躁,有一股莫名的火在胸口荡过来,飘过去,不大,却烧灼得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对。
他摔开笔,燃起一支烟,烟雾里细眉紧锁,双眼黯沉阴戾。
他已经有十七天没有见过蓝曦臣。
江澄是个设计师,不上行政班,在家接私单的那种,所以理所当然成了个家里蹲,反正有专门的运动室,锻炼也不用往外跑,他也不大喜欢夏日里潮热的空气,还不如对着盆栽深呼吸,冲个凉水澡,抱抱爱人放松自己。不过前提是,蓝曦臣在。
他在的时候,江澄根本不需要碰外卖盒和简易碗筷,泡面更是想都不要想,蓝氏长子博学多识,厨艺也是一顶一的棒,江澄喜欢他解下围裙温柔叫他吃饭时含笑的嘴角,那让他觉得很有过日子的烟火味,心窝发烫,很下饭。
这个房子里充斥着蓝曦臣的影子,刚下班时解开衬衫袖口的文质彬彬;穿着棉质家居服把他搂在怀里的温暖和煦;一起运动时甩开发丝上细碎水珠的性感;洗手作羹汤的贤惠(?);还有不可描述的时刻总低沉的嗓音唤他“晚吟”时的……
江澄拿起手机按亮了屏幕,还是什么都没有,很好,蓝涣,很好。
蓝涣接手家族事务后就开始忙起来,有时候出差不管多晚都会call一个电话过来,所以江澄可以放心睡过去,然后睡意昏沉带着微微的鼻音和他道一句“晚安”。现在居然两天都没有音讯,有多忙?江澄滑动鼠标,目光停留在《蓝氏集团收购温氏国际与清河聂家签署合作协议》里新闻图片里蓝曦臣温柔和善的笑脸和他与聂明玦交握的双手,冷哼一声,站起来开始脱衣服,换了一身运动装出门。
大汗淋漓,杂念暂时偃息,江澄坐在运动场上的铁梯上看夏夜的星河,修长有力的双腿踩在不同得阶梯上,汗珠顺着结实隆起的肌肉向下滚落。凉风拂来,心头的火光仿佛也暗下去。
作为长子,公开身份之前,蓝曦臣叫蓝涣,彼时他们第一次相见,和风牵起他额前松软的刘海,他伸出手,笑容柔软又干净。“你好,我是蓝涣。”
“江晚吟。”看着对方刘海被风吹乱漏出来的额头江澄莫名想笑,开口就是自己的私名,亲近的人才知道的称呼。被自己吓了一跳,明明刚见面。
“嗯,请多指教,”柔软的额发落下,衬着他带笑的双眼,和悦好听的温声。“晚吟。”
就这么一直叫了下去。
妈的,江澄猛地站起身,不在身边还是阴魂不散。

评论

热度(44)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流云不与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