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不与

一朵默默萌cp不想撕逼不想惹是非的云。
云无心以出岫。

夫妻相

前面:和《立夏》一样的风格,毫无高潮的小日常。
澄曦澄,曦澄曦无差。

——————
吃瓜群众一:嗫嗫,你们有没有发现,泽芜君和江宗主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迟钝群众二:夫妻相?他们不是好朋友吗?
修仙群众三:什么你平时除了修炼也关心一下其他的事啊,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不觉得泽芜君现在都不怎么笑,脸色和江宗主越发像——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吗?

江澄一个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扫堂冷眼过去,成功将吃瓜们逼退大于三尺以外,作鸟兽散。隐于紫衣袍摆间的银铃无声微晃,蹬阶入室,寒室素雅的内室中,一袭白衣依窗而坐,清美无华的蓝氏校服勾勒颀长疏落的背部线条,肘弯悬空上下微颤,蓝宗主蓝曦臣正于逆光中奏清心音。
江澄长眉微折,和蓝曦臣已亲近如斯,自然知道他弹奏这首曲子时心绪不佳,而且略急的旋律也透露出他起伏不定的情绪。
一曲毕,蓝曦臣放下手臂发了会呆,无声叹口气,回过身时才发现抱臂靠在门边的江澄。四目相接,江澄走进来坐在对面,开门见山,与他谈起下一次清谈会的议题和注意事项,仿佛没发现任何异常,蓝曦臣暗暗松了口气。等再反应过来,紫衣人已近在眼前,睫毛和眼底的火光都清晰可见,直到唇被径直覆上,视界才又变得一片模糊。
柔软湿热的舌在口腔游走,擦过齿面。蓝曦臣忽然全身一震,下意识往后一仰,脱开了二人的交缠。
江澄双眼眯细,忽然单手按住他的颌骨两侧,拇指拂过颊面某处。嘶——又是一阵刺痛袭来,蓝曦臣的脸立刻黑了三分。
“牙疼?”他听到自己的伴侣这样问,而不是质问他为什么避开他鲜少主动的亲吻。
还是被发现了,江澄没什么耐心的外表下有着强悍的观察力,或许说,对他太过了解,别的人甚至叔父忘机都只道他心情不好或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只有这个人一下就直抵他的痛点。
——还真的是好痛。
江澄嗤了一声,那一声却温柔得好像一个无可奈何的叹息。“堂堂宗主,被这点小病小痛影响得不复常态,”手下翻杯倒茶的动作利落又妥帖,琥珀色茶叶在两个杯中倒换,放到手中时温度已如人怀抱一样静和适宜。“不过也不奇怪,修仙之人也是肉体凡胎,谁也不会说小病痛就不值得注意。牙疼忌过冷过热,茶水也别喝太烫。”
是,是。执杯慢饮,那一阵阵钻到牙根心尖上的疼仿佛平复许多。

————
构思中还有其他情节,但也并不会丰富太多,这篇在写的时候断过几次,先这样吧,反正是个段子,他们的故事,也还长得很不是吗?

评论(10)

热度(77)